巴中市史志網

編研編修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編研編修 > 正文

淺析紅色文化基因的提煉與弘揚

信息來源:《巴蜀史志》2017年第二期  時間:2017/11/5 11:13:09  閱讀:159

———以渡江戰役紅色基因為例

在提煉紅色文化基因時,我們都無法脫離它所承載的紅色歷史和所處時代的紅色背景。提煉渡江戰役的紅色基因,我們首先要全面了解渡江戰役,特別是把握黨在這一階段前后已經凸顯的紅色精神。

基本情況

(一)渡江戰役基本情況

80e499eb1539493cb42ff2405db6bd73.jpg

基本史實  1949年4月,在西起江西九江東到江蘇江陰的千里長江上,我軍一舉突破國民黨陸海空立體防線,徹底粉碎了國民黨政府“劃江而治”的迷夢,宣告了國民黨蔣介石集團22年反動統治的覆滅,為爾后解放華東全境和向華南、西南地區進軍創造了重要條件。

“獨特”之處 “紫石英”號事件和人民解放軍夜宿上海南京路情況,這兩則“獨特”從不同側面彰顯了中國共產黨捍衛主權和人民利益的決心和勇氣。

“紫石英”號事件:“紫石英”號事件是新中國成立前與西方列強第一次公開武力對抗,充分表明中國共產黨人捍衛國家主權的堅強決心。在我人民解放軍準備發起渡江作戰時,“紫石英”號等四艘軍艦先后闖入長江下游水域前線地區,從而引發中國人民解放軍與英國軍艦持續2天的火力沖突和持續100天的地面談判。事件發生后,毛澤東親自起草了新華社4月22日《抗議英艦暴行》的社論,指責“英帝國主義的海軍竟敢如此橫行無忌……向中國人民和人民解放軍挑釁,闖入人民解放軍防區發炮攻擊,英帝國主義必須擔負全部責任”。也正是在毛澤東等高層領導的正確決策下,該事件最終以英艦逃逸而結束。

4fddef5b5c4143c6b3d02856b8a951ff.jpg

“紫石英”號事件引發的軍事沖突雖然規模不大,但卻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有的英國學者認為它是“英國的炮艦政策在中國的終結”,有的更發展為“列強的炮艦政策在中國的終結”①。對于中國而言,則象征著即將登上中國政治舞臺中心的中國共產黨人捍衛國家主權的決心和勇氣,也昭示了即將成立的新中國的外交政策,中國人民忍受屈辱外交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人民解放軍夜宿上海南京路情況:毛澤東在西柏坡中共七屆二中全會期間說過,進入上海,中國革命要過一大難關。上海戰役之前,總前委制訂了《入城守則》,最重要的有兩條,一不準在市區作戰使用重武器,二是部隊不準入民宅。對不入民宅,有的干部想不通,問:“遇到下雨,有傷病員怎么辦?”陳毅堅持說:“無條件執行,說不入民宅就是不入,天王老子也不行!”當3野主力9兵團第27軍、23軍及20軍5月27日夜里攻入上海市城區,十萬大軍全部露宿街頭,使國內廣大人民及海外各國對即將誕生的人民共和國刮目相看。英軍名帥蒙哥馬利感慨地說:“我這才明白了你們這支軍隊為什么能夠打敗經美國武裝起來的蔣介石數百萬大軍。”“它象征著新中國的國家工作人員徹頭徹尾為人民服務的精神”②。

(二)紅色時代背景

渡江戰役是解放戰爭乃至中國人民尋求民族獨立、解放的一部分,這是無法抹去的時代背景,同樣解放戰爭期間凝聚的紅色精神,對渡江戰役而言顯然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參照意義的。綜合分析,與渡江戰役比較契合的是敢于斗爭,敢于勝利;實事求是,艱苦奮斗;依靠群眾,為民創業和守業的“西柏坡精神”。

2039ad29e646487aa2993016646cd2a1.jpg

渡江戰役的戰略決策階段與西柏坡是密切相關的,1948年12月12日渡江戰役被首次系統提出,整個戰役前的運籌帷幄,黨中央也都是在西柏坡完成的。1949年3月,在西柏坡召開的七屆二中全會上,討論的首要問題就是關于徹底消滅國民黨反動軍隊,奪取民主革命在全國勝利的問題。而這無疑也明確和堅定了“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向全國進軍的信念。

渡江戰役紅色基因的提煉

(一)精神基石——人民

淮海戰役后,陳毅元帥曾經深情地說,淮海戰役是人民用小推車推出來的。同樣,人民解放軍成功渡江從渡江船只、船工到基本的物資供應,也始終離不開人民的支持。劉伯承曾這樣評價:“六安、合肥到安慶道上的民工海潮似的日夜前送軍糧,沿江居民省出自己的糧食給軍隊吃,他們的貢獻極大,感人極深”③。

廣大民工在船工的征調中也表現出很高的積極性。渡江戰役時無數船工更是貢獻了自己唯一的財產:船和生命,不求任何回報。“年輕的小伙、姑娘,主動推遲婚期,報名充當船工,連60多歲的老船工,50多歲老大娘都不甘落后”④ ,僅安徽無為地區就有3400多名優秀水手參加渡江作戰。涌現出特等英雄車勝科、一等渡江功臣馬毛姐等一大批渡江功臣。車勝科在父親參加渡江作戰犧牲后,忍著極大的悲痛,子頂父職,同其弟一道,繼續完成了渡江任務。馬毛姐年僅14歲,主動要求參加渡江先遣隊,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把第一批渡江勇士送上銅陵江岸,返回途中,又搶救翻在江面上的我軍兩條沉船上的16名戰士。在渡江戰役中,無為船工、水手中涌現一等功臣296名、二等功臣429名、三等功臣973名、四等功臣499名⑤。

百萬大軍過江作戰,物資保障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據不完全統計,僅在山東、蘇北、皖北動員的臨時民工就達320萬人,組建了幾十個民工隨軍服務團,確保部隊打到哪里,支前工作就做到哪里⑥;蘇北、皖北籌集與運送前線的糧食達3.4億多斤;山東的婦女廣泛開展了“每人做雙過江鞋”活動,趕制的布鞋有200多萬雙。

正是人民的無私支持和付出,保證了我軍作戰指揮及后方保障,這也正是我們勝利的堅強基石。從根本上說,渡江戰役是一場人民戰爭,渡江戰役的勝利也印證了軍民團結,一往無前。

(二)核心——將革命進行到底

1949年毛澤東在新年獻詞發出號召,將革命進行到底。文章中指出“中國人民將要在偉大的解放戰爭中獲得最后勝利,這一點,現在甚至我們的敵人也不懷疑了。”{7} 在毛澤東的指揮下,中國人民解放軍勝利結束了三大戰役,取得了解放全國的決定性勝利,并在西柏坡描繪出新中國的藍圖。

以第三野戰軍為例,前身的華東野戰軍在鏖戰孟良崮、浴血豫東、決戰淮海后,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

隨后主力于3月中旬進至廬江、無為、除縣、六合、揚州和如皋一線,進行渡江作戰的各項準備工作。4月中旬,第三野戰軍發起渡江戰役,4月23日解放了國民黨22年反動統治的中心南京。隨后解放了杭州和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

渡江戰役后,第三野戰軍的步伐沒有絲毫停滯,該部第7兵團在第二野戰軍與華東軍區一部的配合下,解放了浙江省及沿海大部分島嶼;第10兵團于7月上旬由蘇州地區車運南下,向福建進軍,解放了福建省會福州市,至10月中旬,解放了福建省及沿海大部分島嶼。第三野戰軍作為我黨、我軍的一個縮影始終發揮勇往直前的戰斗精神,南征北戰,最終解放全中國。

同樣為了捍衛新中國的獨立和主權,該部20軍、21軍、23軍、24軍、26軍、27軍又參加了抗美援朝。在長津湖之戰中,還創造了中國軍隊殲滅美軍團級戰斗單位的唯一戰例,彰顯了我黨、我軍為了人民獨立、富強,不畏艱難的頑強精神。

(三)時代旋律——愛國

紅色基因必須要結合、涵蓋時代主旋律才能煥發生命力。回望百年,從血雨腥風的革命年代,硝煙彌漫的戰爭時期,激情燃燒的建設歲月,到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中國共產黨人秉承對“國家”的責任,承擔起民族救亡的重任,帶領中國人民走上獨立與解放的道路,在維護國家統一、保衛和平的路上從未停歇。

渡江戰役時,以單一兵種對付陸海空立體防線、以小木船來對抗軍艦,渡江老兵劉文天回憶道:“1949年4月20日,我所在的第三野戰軍接到命令,當晚要強渡長江!當時,我們每個排乘一只小船,大家拿鐵鍬當槳,不停用勁劃。渡江途中,槍彈如雨,不少戰友犧牲,江水都被染紅了……”。南京軍區原司令員,時任第二野戰軍44師師長兼政委向守志回憶當時的場景:敵人的槍彈、炮彈掠空飛舞,構成攔截火網,第3連2排的戰士冒著敵人的炮火,紛紛挺身為船工水手遮擋子彈,勇敢前進!負傷的班長一面奮力劃槳,一面高喊:“只要還有一口氣,也要戰斗到底!”而這一切都源自于對國家的熱愛。

將時代旋律加入渡江戰役所體現的紅色基因為:軍民團結,一往無前;堅定信念,革命到底;勇于擔當,振興中華。

紅色文化基因的弘揚

紅色文化基因是共產黨人的信仰根基、精神之源、血脈永續。作為紅色紀念地、紀念館如何更好的去傳承和弘揚紅色基因呢?

全方面擴大紅色影響力根據不同年齡層次、不同知識結構、不同參觀時長的參觀者制定不同的講解詞,最大限度滿足參觀者的需求;通過與其他紀念館、博物館進行館際交流與合作,互通有無,交換展覽內容進行展出,以增加紀念館的內容和吸引力;還可以組織相關紅色文物到全國各地作巡回展出,使文物所蘊含的紅色基因為全國所認識;積極組織專家、學者編撰適合不同層次讀者的紅色學習資料;與電視、網絡媒體合作開設專題專欄,通過老兵和專家學者等對紅色基因的實質內涵進行解讀,營造出學習、傳承的良好氛圍。

發揮紅色基地優勢利用清明等特殊紀念日,舉辦革命紀念地與互聯網相結合的祭奠活動,抓住“七一”“八一”等重要節點,組織開展新黨員入黨宣誓和老黨員重溫入黨誓詞,讓更多的人在緬懷革命先烈、回顧光輝歷史的過程中,洗禮靈魂,升華自身境界,增進對黨的認識與熱愛。

對青少年開展形式多樣的活動,例如“我是小戰士”等生活體驗特色品牌活動,組織學生在紅色基地體驗封閉半軍事化的生活,親身體驗紡線、打靶、醫護包扎等活動,讓紅色歷史以體驗的方式傳送給孩子。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對于紅色紀念地、紀念館而言,準確地提煉出包涵的紅色基因,采取鮮活的形式加以弘揚,豐富和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中華民族精神,才能真正為孕育形成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根脈源泉貢獻我們自己的力量。

注釋:

①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渡江戰役》,第772-773頁,解放軍出版社,1995。

②《陳毅軍事文選》,第507-509頁,解放軍出版社,1996。

③《劉伯承軍事文選》,第449-451頁,解放軍出版社,1992。

④軍事科學院軍史歷史研究部:《中國人民解放軍全國解放戰爭史》(第五卷)第99頁,軍事科學出版社,1997。

⑤中共巢湖市委黨史研究室:《中國共產黨巢湖地方史》(第一卷),第361頁,安徽人民出版社,2003。

⑥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渡江戰役》,第13頁,解放軍出版社,1995。

⑦《論聯合政府》:《毛澤東選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

(作者:渡江戰役紀念館研究保管部 王高


北京赛车pk拾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