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市史志網

巴中人物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巴中人物 > 正文

“南南合作”特別貢獻獎獲得者羅中平

信息來源:巴中日報  時間:2019/4/13 15:20:03  閱讀:22

  最深的感受

  非洲農業發展比較落后,確實需要中國的農業專家把中國技術傳授給他們。

  最大的收獲

  讓非洲人民見證了中國的軟實力。

  最欣慰的事

  讓中國的雜交水稻在非洲實現質和量的突破。

  最難受的時刻

  在非洲兩次身患瘧疾,差點與這個世界道別。

  ……

  曾兩次參與南南合作(中尼農業二期、中烏農業二期項目),服務時間長達四年之久。

  2010年至2012年在尼日利亞期間,成功實施FAO駐尼日利亞代表處的水稻高產栽培項目,示范的水稻經尼日利亞國家農業部項目協調員Uhtto博士現場測產,水稻畝產達322公斤,較當地水稻增產436%。

  2016年至2018年在烏干達期間,開展4次雜交水稻、4次狐尾小米高產栽培示范。在布塔萊賈示范的中國雜交水稻,畝產達756公斤,較當地水稻增產404%;示范的中國弧尾小米,畝產達220公斤,較當地五指小米增產266%。

  他,就是巴中市恩陽區農業局農技中心高級農藝師,執行南南合作尼日利亞項目、烏干達項目期間,分別擔任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水稻專家、谷物專家羅中平。

  2018年11月2日,全球農業南南合作高層論壇在湖南省長沙市舉辦,論壇上為在農業南南合作中做出特別貢獻的機構和個人代表頒發證書。遺憾的是,當天,羅中平因參加“雙邊合作”項目正在厄立特里亞給當地學員授課培訓,只能請別人代領。但這個美麗的光環將伴隨他終身,當然,伴隨他終身的,還有在他非洲服務期間留下的那些點點滴滴。

  A 一次難忘的苦旅——

  “讓我領略了非洲美麗的大自然,也領略了極度饑餓的滋味;讓我看到了普通農民憔悴的面容,看到了一雙雙渴望的眼睛,也看到了這個國家的發展潛力。他們,需要世界的幫助。”

  羅中平,在恩陽區農業局那些同事的眼中是一個充滿了傳奇的人物。他畢業于綿陽農專,學的是大田農業專業。很普通的學歷,很普通的專業,但是到了羅中平那里就不一樣了。他苦學深究多年,深諳農作物栽培學,對農業發展有著豐富的理想。經過主動申請、層層篩選、嚴格考核,2010年,羅中平如愿以償,以聯合國糧農組織水稻專家的身份參加南南合作二期項目,進駐尼日利亞,實施水稻高產栽培項目。

  在尼日利亞工作的兩年里,因工作需要,羅中平前后3次跨州長途出差,每一次出差都有不同尋常的經歷和感受。特別是第一次長途出差的經歷,至今仍深深地縈繞在他心里。

  為了順利推進水稻高產栽培項目,聯合國糧農組織專門成立了一個水稻項目技術團隊,項目實施地點安排在Benue州的Agadu地方政府的Obagaji鎮。

  2011年3月17日,羅中平第一次長途出差之旅啟程,前往距首都約1000公里的Obagaji鎮。在中國,駕車到1000公里之外的地方去,而且還有專職的司機,也許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但在尼日利亞生活的一年多時間里,羅中平深知尼日利亞農村生活條件艱苦,盡管他做好了生活上的準備,但等待他的仍然讓他猝不及防。

  當天上午11點,在項目協調員Mr.Uttho的帶領下,團隊出發了。一路上,美麗的熱帶風光不時映入眼簾。晚上6點半,羅中平一行到了Benue州首府Markurd。坐了7個多小時的車,沒有吃上一口飯。在國內,中午12點是下班回家吃午飯的時間,但非洲國家食物嚴重不足,多年來,這里的人們一直就只有吃早餐、晚餐的習慣,中午基本都不吃。因此,對于日食三餐的羅中平來說太不適應了,隨時都感到極度的饑餓。一到旅館,他快速從旅行包里拿出電磁爐,熟練地把雞蛋、罐頭和方便面煮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羅中平先煮了一大碗方便面吃下。8點半,技術團隊去見Benue州ADP(相當于國內的省農業廳)的PM(相當于國內省農業廳廳長職務)。羅中平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ADP連地面都沒有硬化,辦公區是一片平頂鐵皮平房,看上去和非洲特色的貧民窟沒什么區別。

  和PM告別后,技術團隊又開始奔向還有300公里的目的地。車離城市越來越遠,公路兩側的低矮鐵皮屋不時閃現,各種草本植物都已干枯,還可看見許多土地上的枯草燒后留下的大片黑色痕跡。

  太陽還是那樣灼熱,中午還是沒有吃午飯,羅中平的肚子早就癟了,他盡量多喝水以保持體力。歷經29個小時,下午4點到達Obagaji鎮,羅中平將在這兒召開一次水稻項目的說明會。在鎮Chairman(鎮領導)的屋里,一個年齡不到20歲的女孩為大家開了飲料,此時的羅中平又餓又渴,幾口飲料下肚,饑餓感頓時緩解了許多,此時屋外的椅子上已坐滿了人。正式開會了,從一雙雙眼睛中,羅中平看到了他們對農業新技術的渴望,看到了他們想從土地上獲得更多糧食的向往。

  接下來,大家去往該鎮的一個中心示范點,那是一片一望無邊又平坦的褐土地,地上沒有任何作物,就連生長出來的雜草都是一片干枯,土壤中沒有一點水分。

  第三天下午4點,羅中平終于吃上了一頓工作餐:Yam和肉湯汁。然后他又點了一份炒飯,米飯上還放著一個炸得很黃很透的雞腿。“別看這么簡單的一盤米飯,在非洲可是上等人才能享用的,一般老百姓和鄉村農民根本就吃不上。”羅中平有些唏噓。

  來回2000公里,4天時間里,羅中平就吃了一頓米飯,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是自己煮方便面。此行結束后,繼2010年患瘧疾后,羅中平又一次患上了可怕的瘧疾,還好有驚無險,醫生診斷是因嚴重營養不良引起的。

  回想起這次出差之行,令羅中平終身難忘。通過這次經歷,除了領略了非洲大自然的美麗,也讓他看到了非洲農村真實的面貌和人民生活狀況,看到了普通農民憔悴的面容,看到了一雙雙渴望的眼睛,更看到了這個國家的發展潛力。他們,需要世界的幫助,需要中國的支持。

  B 一次中國水稻在非洲的突破——

  “我種了20多年的水稻,這是我見到的產量最高的水稻。我相信中國雜交水稻,相信中國派來的專家,感謝中國政府!”

  尼日利亞是“雨養農業”,聽起來挺不錯的,實質是農業生產缺乏科技。他們把地挖松整平后直接將水稻種撒在土壤上,等待降雨,在生長過程中基本上不追肥,不防病治蟲,只是拔部分雜草,畝產僅65公斤左右。羅中平在尼日利亞Benue州工作生活7個月,親眼見證了這里的水稻生產情況,據當地農業技術員Mr.Sunday講,這種水稻生產方式在尼日利亞有幾千年了,政府和農民都無力改變。水稻產量低,稻米成了奢侈品,很多農民吃不上,僅過節時吃一次。

  非洲需要世界的支持,也需要中國的支持。作為水稻專家的羅中平肩負神圣使命,那就是把中國雜交水稻打造成非洲農民的“短平快”增收致富項目,讓中國雜交水稻的魅力在非洲充分展示,并在尼日利亞這片貧瘠干旱的土地上生根、抽穗、結出沉甸甸的稻谷。

  2011年5月,羅中平所在的技術組一行4人開始了在Obagaji鎮的水稻播種育苗工作。7月初,水稻移栽的時間到了。羅中平先示范了秧苗的移栽方法和移栽規格,接著當地人就按照羅中平的示范要求,用木棍在旱地上開窩,把一株株秧苗栽了下去。周圍也擠滿了農民,還有不少兒童圍在地邊。

  后來,技術組又在Opachyni、Owetto、Okokolo、Sugudo這四個社區也完成了水稻移栽。10月,收獲的季節到了,來自尼日利亞的三位博士前來驗收。經尼日利亞國家農業部項目協調員Uhtto博士現場測產,水稻畝產達到322公斤,較當地水稻大面積畝產60公斤增產262公斤,增產率達436%。并正式向當地社區宣布這次FAO的水稻高產栽培示范項目獲得了成功。

  有了在尼日利亞的成功經驗,4年之后,已年過半百的羅中平又迎來了出行烏干達、擔任南南合作中國烏干達二期項目谷物專家的光榮使命。2016年1月20日,羅中平等3位中國專家技術員準時到達Budaka工作站點,并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

  4月雨季來臨,中國專家在Budaka行政區內布置了兩個中國雜交水稻DU363-1示范點。盡管水稻生長的中后期遇上了多年不見的高溫干旱,但農民BuyondeHuzaima示范的2畝水稻仍收獲水稻850公斤,比常年種當地水稻在這同一塊田里多收獲610公斤。為了表示感謝,BuyondeHuzaima把家里養的一只大公雞抱來送給中國專家組。

  同年8月,中國專家組又在烏干達水稻生產條件最好的布塔萊賈布點雜交水稻示范,這里有中國政府上世紀70年代援建的水利灌排渠系。從建旱育秧苗床、播種,到苗床管理,再到水稻寬窄行規范移栽、配方施肥、病蟲防治,羅中平等一行都親自示范。

  收獲時,通過現場測定,在布塔萊賈示范的中國雜交水稻,畝產達756公斤,較當地水稻增產404%;示范的中國狐尾小米,畝產達220公斤,較當地五指小米大面積畝產60公斤增加160公斤,增產率達266%。

  如不是親眼看到,這些非洲人民永遠也不會相信,水稻、小米有如此高的產量。烏干達農業生產官員DugoAmimad握著羅中平的手,一臉興奮地說:“你們的工作干得太出色、太完美了,謝謝你們中國人。”當地示范戶更是難掩激動之情:“我種了20多年的水稻,這是我見到的產量最高的水稻,我相信中國雜交水稻,相信中國派來的專家,感謝中國政府。”

  C 一個非洲農民的心愿——

  “我要多種幾年中國雜交水稻,致富后重新修上新房子,把幾個孩子都送去讀大學,我還希望將來有一天到偉大的中國去看看。”

  授人以魚固然不錯,但“授人以漁”才是農業援非的最終目的。

  看到示范點水稻高產,當地農民特別渴望能掌握中國雜交水稻科學的種植方法。為此,羅中平等中國專家結合非洲農村和農民的實際情況,開展中國雜交水稻種植技術培訓。實施FAO尼日利亞水稻高產栽培示范項目時,羅中平和其他中國專家一起在集鎮組織了5次大型培訓。

  在示范點水稻高產栽培現場培訓,每次都會有好幾十人前來觀摩學習,其中不乏十幾歲的兒童。令羅中平記憶最深刻的是Obagaji水稻移栽現場,前來學習的成人及兒童達到了120多人。

  羅中平至今還記得在一個社區的一次培訓會上,尼日利亞水稻專家Mr.Gadma博士叫一位農民復述水稻高產栽培技術,這個農民竟然順暢地用英語把水稻高產栽培的技術復述了出來,技術要點絲毫不差,這個情景令羅中平驚奇和感動,同時也讓他看到了尼日利亞農業發展的希望。

  同樣,在烏干達Budaka,Lira,Butaleja,羅中平等中國專家舉行了5期集體授課,培訓當地農民和農技推廣人員近500人,此外,在雜交水稻生產的關鍵技術環節,還組織近80個農民現場觀摩學習,專家組親自動手操作雜交水稻旱育秧、寬窄行規范化移栽等雜交水稻生產的高產核心技術,這為中國雜交水稻在烏干達的大面積推廣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17年3月雨季來臨,在Butaleja水稻生產區有20個當地人從中國專家組購買雜交稻種近200公斤,可種22英畝(132畝),預計產稻谷88000公斤,同比增產稻谷61600公斤。這些購種戶中有老師、社區負責人、區政府工作人員、農民等。

  在羅中平的指導和培訓中,還帶出了一個名徒Mr.SagulaRobert。他是烏干達東部一個村的一位種植水稻的中年農民,家中有五個孩子,羅中平和他的相識始于一次偶然的技術指導。

  2016年7月初,Mr.SagulaRobert從一家中國雜交水稻種子公司購買了5公斤稻種,開始自己育苗,他發現出苗情況不太好,便找到了羅中平的電話,請求前去指導。從這以后,凡是羅中平有現場培訓,他都參加,而且成為羅中平的現場翻譯。

  看到中國雜交水稻在當地的效益后,Mr.SagulaRobert勤學苦學,也成了當地的雜交水稻專家和名人,還擔負起了指導其他農民的重任。

  和羅中平在一起的日子里,羅中平還會向Mr.SagulaRobert介紹一些中國現代農業的發展情況,一些高新農業現代化園區的情況,中國農民的生產生活情況。

  回國的日子臨近了,Mr.SagulaRobert拉著羅中平的手不舍地說:“我要多種幾年雜交水稻,致富后重新修上新房子,還要把幾個孩子都送去讀大學,我還希望將來有一天到偉大的中國去看看。”

  小知識

  什么是南南合作?

  南南合作即發展中國家間的經濟技術合作(因為發展中國家的地理位置大多位于南半球和北半球的南部分,所以發展中國家間的經濟技術合作被稱為“南南合作”),是促進發展的國際多邊合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南南合作是發展中國家自力更生、謀求進步的重要渠道,也是確保發展中國家有效融入和參與世界經濟的有效手段。南南合作旨在促進發展中國家之間,傳播人類活動所有領域內的知識或經驗,并相互分享的能力,主要內容包括推動發展中國家間的技術合作和經濟合作,并致力于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與環境、中小企業發展、人才資源開發、健康教育等產業領域的交流合作。


北京赛车pk拾开奖历史